三十多年前一个仲春季节,一天,正在古城西安读大学的我和两位同学,一人骑着一辆单车,前往距离西安二十多公里的临潼。三个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所谓“天子骄子”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拜谒秦始皇陵。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一望无涯的麦浪在春风中荡漾,像是绿色的海洋;麦子正在秀穗,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芬芳;麦田里套种的豌豆,正在偷偷地咧开了紫色的小嘴,静静地等候受孕的那个神圣时刻的降临。

沿着那条不大宽敞的西临公路,我们直奔秦始皇陵。

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几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如今都成了脸上写满了沧桑的中年。在毕业三十周年的聚会上,不知为什么突然提到了那次出行,并为当时参观秦始皇陵是不是收门票争论了起来。大多数人的意见是,以目前秦始皇陵景区和兵马俑景区狮子大张口的门票价格,还有多如牛毛的导游以及如狼似虎的“黑导游”,当年肯定是收门票的。

我印象中,当年参观秦始皇陵,的确是不收门票的。至于已经被开始炒作的兵马俑景区是不是收门票,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当年的秦始皇陵上,疯长的野草写满了历史和沧桑,荒芜的陵区似乎没有管理人员的存在,就连竖立在陵北高大的墓碑在岁月的侵蚀下都显得斑斑驳驳,清代陕西巡抚毕沅手书的“秦始皇帝陵”几个大字也已漶漫不清。那个时候,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西安事变》刚刚热映,其中有一个桥断就是蒋介石和张杨二位将军等一干人等拜谒完秦始皇陵,披着罗斯福呢面料的披风、戴着白手套的蒋委员长对张杨二位将军说:此处风景不错,我们合个影吧!于是,在众人的簇拥下,党国领袖蒋介石居中,在秦始皇陵前的墓碑前站定,镁光灯“噗”的一闪,历史的这一瞬间就被锁定。我们一行三人当时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满以为今天的“天之骄子”,到明后天必定是指点江山的“风云人物”,不过,对于将来是否能成为改变历史进程的“盖世英雄”,似乎心里都没有底,但历史名人的“光”还是要沾的,于是,我们将“海鸥”牌的照相机调到自拍状态,三人像当年的蒋、张、杨他们一样气宇轩昂地站定在秦始皇的墓碑前,“咔嚓”一声,留住了我们三人的青春岁月。照片洗印出来之后,效果和我们当时的想象有很大的差距,因为没有三脚架,相机就放在随便找来的几块烂砖上,仰拍的效果过于明显,几个人的形象倒是十分高大,但由于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扎有一圈铁丝网,所以客观的效果倒像是几名共产党员被押赴刑场英勇就义前的场面。

这就是秦始皇陵留给我最初的印象和记忆。至于陵墓的主人秦始皇的功过是非,我们似乎很少思考。其实,那是一个不需要我们思考的年代,秦始皇的历史功绩和历史局限,在教科书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书上写的岂能有错?”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思维模式。

最近一次拜谒秦始皇陵墓是在年3月底。三十多年过去,景区的变化用“天翻地覆”来形容毫不为过:一是游人多到不可胜数,中国的,外国的,黑的白的黄的都有;二是景区内外“导游”无数,游人难辨真伪;三是景区的外貌与过去相比大为改观。

有一个现象可能是秦始皇当年始料不及的,即他的陵墓前游人屈指可数,而陵墓的副产品兵马俑却是游人如织。

是啊,来到骊山秦陵景区的人,谁不想看看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兵马俑呢?至于秦始皇陵,不过是大土堆一个,跟关中地区的其他皇陵没有太大的区别,更何况还没有开发(被盗)。所以,有很多游客一听秦始皇陵就是一个土堆,干脆就放弃不参观了,因为距兵马俑景区不远,还有一个华清池景区,那可是当年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而亡国的地方,也是当年倾城倾国的杨贵妃洗浴的地方,也是堂堂的党国领袖蒋介石被东北军捉住的地方。论香艳的程度,论刺激的程度,自然比一个土堆有更有想象空间。所以,来到秦始皇陵墓前且流连忘返的人,大多是些想“发思古之幽情”的游客。

说起来,如今稍显冷落的秦始皇陵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秦始皇陵墓在临潼区以东、骊山北麓。作为终南山支脉的骊山在这里形成环抱之势,秦始皇陵便处在这群峰环抱之中。秦陵右靠青翠的骊山,左傍如带的渭河,面前是极为广阔的原野,绿树嘉禾,一望无垠。骊道元《水经注》里说:骊山山南产玉石,北山产黄金,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金、元时期人们总结古代风水学的经验而写成的《大汉原陵秘葬经》里说:“立冢安坟,须籍来山去水。择地斩草,冢穴高深。”也就是说,建立坟墓的地方一定要背山靠水,坟墓建在高处,墓穴要尽量挖得深一些。这样,山环水抱必有“气”,有“气”则兴旺发达。而且,陵墓在高处,地势开阔,明堂清亮。这些虽然都是古代堪舆学的观点,属于迷信的范畴,但是,从当今环境学的观点来分析,也是符合科学道理的。当然,秦始皇之所以将骊山选为自己的墓地,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即这里还是秦王公的墓葬区。古人对先人的葬地非常重视,一般都选择在国都附近。当年,秦国都在雍城时,秦公的墓地都在雍地。后来,秦的国都由雍城东迁以后,秦王公及族人的墓地也随之向东迁移。由咸阳向东一直到骊山这一狭长的地带,是秦建都咸阳后历代秦王的墓葬区。咸阳有秦文王、秦武王陵,骊山则是秦后期的王陵区域,宣太后、悼太子、孝文王、昭襄王、庄襄公、帝太后等人,都埋葬在这一区域。秦孝公十三年(即公元前年)在这里还设立了芷阳邑。秦始皇就是顺着这一条基本上自西向东的秦王陵区为自己选定墓址,因为就在他陵墓以西20华里左右,就是他的父亲庄襄王的陵墓。按照中国古代的礼法,帝王在那边刚一即位,这边马上就要开始给自己建造陵墓。依照这一礼法,秦始皇陵的开工时间,应是在秦王政元年,即公元前的年。据司马迁的《史记·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站在历史的坐标点上来看秦始皇陵,的确有很多“创新”。秦始皇陵及其宏大的规模和建制,都为后来的帝王陵建造“开创了”先河。以封土的形式建造高大的陵冢始于秦始皇。在中国历史上,墓上起坟丘,虽然从春秋末期就开始了,但建得像秦始皇陵如此高大(始建时地面的封土约.5米,现为近50米)、陵区范围之广(秦始皇帝陵区范围东西南北7.5公里)的还从来没有过。此后,汉、唐各代的皇帝纷纷仿效。在自己的陵园设立城邑也始于秦始皇。秦始皇陵原名丽山,又称丽山园。秦王政十六年(公元前年)在陵北设有丽邑,丽邑设有专门管理帝陵区的行政长官。在墓侧建寝殿,秦始皇陵也是“首创”。厚葬之风,无法计数的陪葬品,同样起于秦始皇。《汉书·刘向传》说秦始皇陵“珍宝之臧,机械之变,棺椁之丽,宫馆之盛,不可胜原”。

关于秦始皇及其陵墓,我以为汉代贾山的《至言》描述得最为到位:(秦始皇)“贵为天子,富有天下,赋敛重数,百姓任罢,赭衣半道,群盗满山,使天下之人戴目而视,倾耳而听。一夫大謼,天下向应者,陈胜是也。秦非徒如此也,起咸阳而西至雍,离宫三百,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阿房之殿,殿高数十仞,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骛驰,旌旗不桡。为宫室之丽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聚庐而托处焉。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濒海之观毕至。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为驰道之丽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邪径而托足焉。死葬于骊山,吏徒数十万人,旷日十年。下彻三泉合采金石,治铜锢其内,桼涂其外,被以珠玉,饰以翡翠,中成游观,上成山林。为葬薶之侈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蓬颗蔽冢而托葬焉。秦以熊罴之力,虎狼之心,蚕食诸侯,并吞海内,而不笃礼义,故天殃已加矣。”将生前的荣华带进坟墓,陵墓的极尽奢华与排场,这一切都肇始于秦始皇。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始皇帝”倒也名副其实。

问题在于,奢华与排场,不是用气吹出来的,那是需要真金白银民脂民膏一砖一瓦一点一滴来铸造的,而且,还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秦陵的修建时间前前后后总共持续了38年。陵址选定后,便开始按照规划修建。修建陵墓的主持人是当时的相邦,所以,从吕不韦到李斯,总共有五任宰相都曾主持过这一浩大的工程。从赢政做了秦王的公元前年开始动工,到秦统一全国之后,更是大量地征集民夫来修建皇帝死后的房屋,最多的时候征调了72万人。想一想,秦当时人口约万,男人以一半计算,而男性劳动力不会超过万人,72万人可是全国劳力的十分之一强啊!

秦始皇三十七年,也就是公元前年,秦始皇50岁了。丞相李斯向他禀报说:我带领72万人修筑丽山,已经挖得很深了,连火都无法点着,凿的时候只能听到空空的声响,似乎到了地底,再也挖不下去了。秦始皇听了并没有满意,而是继续下令说:“旁行三百尺乃止。”李斯遵命做了,这才罢了。

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皇帝”,秦始皇嬴政倾全国之力为自己修建墓穴,可以说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待续)

        文/袁方

感谢阅读,打赏随心!









































白痴风是怎么得的
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好的医院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hbvaw.com/kjscys/1135432.html

------分隔线----------------------------